如果亚里士多德、罗素、哥德尔们吵架,会怎么吵?

新浪微博:

很好,没什么需要修改的了。

编辑 D 女士把签好字的纸样放在了编室门口的架子上。再过两天,这本书就要印刷了,大家会喜欢这封面的,尤其是上面这张哲学家和数学家一起叠罗汉的图--

很萌,不是吗?

时间不早了,其他编辑都下班了,快回去休息吧。

然而,就在她走出编辑部之后,封面上传来了一声抱怨——“神父,请您别再推我了!”

“帕斯卡先生,我不是要推您……我只是觉得我们的队形有点问题。我真的站在了正确的位置上吗?”

“……”

“先生们,”贝叶斯慢条斯理地说,“根据我在这本书中出现的位置,我想我应该和维纳博士以及香农博士站得更近一点。”

是这样吗?这些博学的人一时间都有点纳闷,18 世纪的贝叶斯为什么会和 20 世纪的维纳和香农组团呢?他们悄悄翻开目录一看,还真是这样。这本书的第二部分叫作《三座丰碑》,这三座丰碑恰好是香农的信息论、维纳的控制论,还有贝叶斯网络。

“贝叶斯网络?”康德淡淡地说,“听上去就像’罗马皇帝牌路由器’。这很可能是个误会,也许还有一位生于 20 世纪的先生和您重名。”

“先生们,我们只有一个贝叶斯。大家都知道贝叶斯先生最伟大的成就是贝叶斯定理。这个定理能告诉我们两个事件发生的概率之间有什么联系——咯吱!”

大家抬头一看,说话的是图灵,他正拿着一个苹果吃得津津有味。

图灵腼腆地笑了笑,继续说,“贝叶斯网络虽然是新时代的产物,但贝叶斯为它提供了关键思路。最重要的是,在处理大数据的时候,算法总是要总结和推测各种事件的概率,当然也要关注不同事件的概率有什么关联……”

“贝叶斯方法现在很受欢迎。我喜欢作者对他的称呼,”旁边的维纳说,“作者说贝叶斯先生是真正的互联网巨星!(小声)图灵博士,我知道您很激动,我也很敬仰您,但是看看我的发际线吧,请不要再按我的脑袋了。”

“啊哈!我也喜欢贝叶斯定理!神父,我支持您上来,咱们可以来一场跨越百年的学术对话。顺便说一句,我还没和神父探讨过数学。这一定很有意思。”站在塔顶的香农也开口了,“还有布尔先生,也请上来好吗?我为信息论选择了比特,而您搞定了 1 和 0,我们应该多聊聊,还有可爱的哲学家们,罗素爵士、维根斯坦博士和哥德尔博士。你们也许不知道,但现在的计算机建立在逻辑运算的基础上,逻辑学家对算法的贡献不可估量……”

香农还没说完,整个队伍已经乱作一团。聪明人总是迫不及待地想和同样聪明的人碰撞思想。古代数学家想了解信息时代的奇迹,哲学家想知道数学界的奇闻,每个人都希望占据最好的位置,被其他伟人包围。

“可是……等一下……”

“别,别踩我手!”

“香农博士!您拉我一把!”

“真抱歉我腾不出手。”

“别挤了!别挤了!哥德尔博士掉下去了!”

“我不知道,但这也可能是报复。”磕了后脑勺的哥德尔幽幽地说:“我想这和我的不完备定理有关,它毕竟打破了某些人的美梦——爵爷,您觉得呢?”

“其实我还没来得及拜读您的大作。不过……是的,我曾经梦想合并哲学和数学,让一个标准化的推理系统代替不规范的自然语言。惭愧惭愧,也许希尔伯特先生也受了我的影响。我的梦想已经被证明是不能实现的了,老实说我很惊讶这本书的作者仍然愿意花一整节的篇幅来解释我的思路……真是受宠若惊。”莱布尼茨彬彬有礼地点头致意。

“我知道他为什么用一整节来写您的梦想,爵爷,”一直笑呵呵的布尔说,“虽然莱布尼茨之梦不能实现,但是在追求它的过程中,我有了意外收获——布尔运算就是这么来的。有一位和我相隔百年的女士,她说跟着星星走,我们不能走到天上,但可以找到正确的航向,我想这句话在这里很适用。”

这句话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他们想到了自己传奇般的人生,想到了追去真理的路上,遇到的坎坷和快乐。他们没有一个人后悔把一生献给数学、哲学,或是计算机科学。

没有人能准确地预知未来,没有人能事先知道答案。有些科学旅程也许一开始就定错了目的地,即便对了站点,皇冠娱乐,你也很难知道下一段旅程通往何处。写下那个定理的时候,贝叶斯也不知道它会支撑起信息时代最重要的算法之一。

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相信未来。有了一个又一个执着于真理的人,未来总会以最好的方式出现。

在这本书中,这个未来,叫作算法。

作者:吕克·德·布拉班迪尔

译者:任轶

定价:39.00元

一段妙趣横生的人类逻辑思维史,探寻算法思想的诞生历程

重现哲学家、数学家与逻辑学家独特的思维方式

数学、逻辑学与计算机科学共同走向人工智能的梦想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