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体诗基础知识

近体诗基础知识

一、古体诗和近体诗

我国古典诗歌,从形式上讲,大体可分为古体诗和格律词诗两种。格律诗初成予南朝齐梁时期,最后完成并定型于唐代。唐人把汉魏以来的诗统称为古体诗、古诗或古风,而把新近时兴的讲究格律的诗叫近体诗或今体诗,后人沿用唐人的称呼,遂把格律诗称为近体诗了。其实,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无论古体和近体,其形成的年代都已很久远了。

古体诗与近体诗最大的区别是前者规矩较宽而后者规矩严格。规矩严格如同法律,动辄不得违犯,这就是近体诗被称作格律诗的原因。

二、近体诗的种类

近体诗又可分为律诗和绝句两类。律诗包括五言律诗(简称五律)、七言律诗(简称七律),绝句包括五言绝句(简称五绝)、七言绝句(简称七绝)。绝句一体(主要是五绝)在唐代近体诗定型以前就已经有了,应属于古体诗,但到讲究格律的近体诗出现以后,原先不讲格律的绝句也向近体诗靠拢,遂有了讲究格律的绝句。这就是说,绝句有两类,一类是古体绝向(简称古绝),一类是近体绝句(简称律绝)。以下我们要讨论的,专指律绝一类。

三、四声和平仄

近体诗的规矩(即格律),约而言之,在于声调的和谐与形式的整齐排偶。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形式的整齐排偶并不复杂,最难而且复杂的是声调的和谐。在讲到声调的和谐之前,须先知道什么是四声和平仄。

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普通话)都有四声。不过古四声和今四声不完全相同。今四声是:阴平声、阳平声、上声、去声。古四声是:平声、上声、去声、入声。古今四声的不同在于古平声不分阴阳,而今四声中没有入声。在现代地方方言中,南方(江浙、两广及江西、湖南一带)还保留有入声,北方,尤其是中原一带入声则完全消失了。古四声向今四声的变化大约是在元朝完成的,这个变化,语言学家把它概括为两句话。平分阴阳、入派三声,意思是:古平声分为阴平、阳平两声,入声则分派到平、上、去三声中去了。有一些字,今天读来是平声(阴平或阳平)、上声或去声,在元朝以前它们却应该是入声。例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字,古今四声分别是这样:一(古入声,今阴平),二(古今皆去声),三(古平声,今阴平),四(古今皆去声),五(古今皆上声),六(古入声,今去声),七(古入声,今阴平),八(古入声,今阴平),九(古今皆上声>,十(古入声,今阳平)。十个字中有五个原是古入声,在普通话里分别读作平声(阴平,阳平)、去声了。可见“入派三声”现象范围之大。

近体诗格律是由唐代诗人定型的。一旦定型,其格式就相对凝固下来,宋元明清的人都得遵守,否则就算是失律、不合律。今人无论读古人的近体诗或学习写作近体诗,也必须明白古今音发生变化的这个道理,否则的话,读古人的近体诗,常常会感到不押韵、声调不谐,至于要创作近体诗,就更不免要失律,犯常识性的错误了。

古人又将四声分为平仄两声。平就是平声,仄包括了上、去、入三声。平是音调平直、无高低升降变化的意思;仄是不平,凡上、去、入三声发音皆有高低升降的变化。所谓近体诗声调和谐的规矩,主要指四声的搭配,也就是平仄声的搭配了。关于平仄声搭配的规矩,下面再讲。

四、近体诗的押韵

古体诗和近体诗都必须押韵,押韵的部位在双句的末尾一字,称为韵脚。不同之处是古体诗既可以押平声韵,也可以押仄声韵,有时候同一首诗平仄韵还可以互换着押。近体诗一般押平声韵。

(一)平水韵。现存最早的一部诗韵是《广韵》。《广韵》的前身是《唐韵》,《唐韵》的前身是《切韵》。《广韵》共有206韵,韵分得太细,写诗很受拘束。唐初许敬宗等奏议,把206韵中邻近的韵合并来用。宋淳佑年间,江北平水人刘渊著《壬子新刊礼部韵略》,合并206韵为107韵。清代改称“平水韵”为“佩文诗韵”,又合并为106韵。因为平水韵是根据唐初许敬宗的奏议合并的韵,所以,唐人用韵,实际上用的是平水韵。近体诗一般用平声韵,平水韵有30个平声韵部。30个韵部又分为上平声、下平声两部分,各是:

上平声15韵

一东 二冬 三江 四支 五微 六鱼 七虞 八齐 九佳 十灰 十一真 十二文 十三元 十四寒 十五删

下平声15韵

一先 二萧 三肴 四豪 五歌 六麻 七阳 八庚 九青 十蒸 十一尤 十二侵 十三覃 十四盐 十五咸

每一个韵部所收的字都是读音相近的字。上平声的东、冬、江、支……和下平声的先、萧、肴、豪……分别是该韵部的第一个字,古人拿来代表某韵部,并无别的意思,例如属于“东”韵的常见字有:东同童僮铜桐筒瞳中衷忠虫冲终忡崇嵩戎弓躬富融雄熊穹穷冯风枫丰充隆空公功工攻蒙漾朦笼聋洪红虹鸿丛翁匆葱聪蓬等,属于“江”韵的常见字有:江缸窗邦降双庞舡撞等。在平声30个韵部里, “支”韵,“虞”韵,“真”韵、“先”韵,“阳”韵、“庚”韵、“尤”韵等字数较多,作诗押韵时可供选择的余地较大,称为宽韵;而“江”韵、“肴”韵,“覃”韵、“咸”韵等字数较少,选择余地不多,称为窄韵。有些字并不属于窄韵,但押韵时极少使用,称为险字或险韵。如尖、叉等字,很难将它们安排在韵脚。然而学问大又喜欢斗巧的诗人(例如唐的韩愈,宋的苏轼)偏喜欢以险字为韵,这样的诗后人称为“尖叉”体。一般来说,诗人写诗喜用宽韵而尽量避免窄韵。唐代以诗取士,题目和用韵都由考官决定,所以读书人要下不小的功夫将每个韵部的字都烂熟于心,方不至于无所措手脚。宋以后虽取消了以诗取士,但是许多特定的场合(例如学堂考试、皇帝宴集、朋友聚会),常常也要限韵作诗,这种记诵的功夫对读书人来说,仍是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