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与坚守——科里夫妇的诺奖传奇!

卡尔·费迪南德·科里(Carl FerdinandCori)和格蒂·特里萨·科里(Gerty Theresa Cori)都于1896年出生于布拉格,由于那个年代女性在科学中处于边缘化,格蒂只能上医学院,格蒂和科里1914年在布拉格的卡尔费迪南德大学医学院解剖课上相遇,1916年科里被选入奥地利军队,皇冠娱乐,战争结束时,两人团聚,科里完成了他的学业,两人都有着对研究的热情和登山的热情。其实两人的背景差异很大,科里来自于一个天主教家庭,家庭传统仍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科里接受过严格的古典教育,包括严格的拉丁语和希腊语的学习,他的父亲医学出身,从事于动物学方面。格蒂则出身于犹太人家庭,所以最后她也皈依了天主教,父亲是研究化学,在家庭学习到10岁以后,被送入私立学校学习,最终进入医学院学习。1920年两人发表了第一篇共同研究的论文,同年在维也纳结婚并且进行继续研究。很明显的是在当时的欧洲,由于格蒂的犹太血统,难以找到一份工作,1921年格蒂在维也纳儿童医院工作,科里接受了格拉茨大学Otto Loewi的合作邀请,同时这位Otto Loewi也是1936的诺贝尔获奖者。但是由于那里的紧张气氛和格蒂处境的不安,两人于1922年移民美国,科里接受了纽约州布法罗国家恶性疾病研究所的职位,因难以获得职位,格蒂6个月以后以助理身份加入,并且只有微薄的薪酬,但两人还是有就会在一起合作研究,但研究所也威胁格蒂不能和丈夫一起合作研究,并且威胁解雇她。二人在困难中继续合作研究碳水化合物的代谢,特别是葡萄糖的代谢,1929年两人提出了他们的关于Cori循环的定义,这也是以后获得诺贝尔奖的成果。在项目完成后,他们离开了布法罗,许多大学像科里抛出橄榄枝,但拒绝接受格蒂,更有甚者提出三个条件:科里必须上公开演讲课程、必须停止胰岛素研究、必须停止与妻子的合作,这种对格蒂性别的歧视使得他们夫妇想要寻找一份工作变得如此困难,因为他们不曾想过分离进行研究,正如卡尔·科里在1947年诺贝尔宴会上的讲话中总结了他们夫妇伙伴关系的本质:“我们的合作始于30年前,当时我们仍然是布拉格的医科学生,并一直延续至今。我们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互补的,仅仅依靠一方的努力无法达到最佳的程度。”

1931年,科里接受了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药理系主任一职,唯一变化的就是格蒂允许在同一个部门进行研究,但是格蒂所获得的薪酬也之后科里的十分之一,并且一直到1944年才成为副教授。1947年夫妇两人和阿根廷科学家贝尔纳多·奥赛(Bernardo Houssay)共同获得了生理学或医学奖,同时那位阿根廷生理学家也是拉丁美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格蒂则是美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女性,同时也是诺贝尔科学奖历史上的第三位女性获得者,前面两位是玛丽·居里(居里夫人)和女儿艾琳·居里。格蒂也是美国第四位入选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女性。科里和格蒂夫妇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二十五平方英尺的实验室也在2004年被美国化学学会视为国家历史地标。1947年科里换了部门,成为生物化学的主任,并且拒绝了哈佛、伯克利的邀请,这一年格蒂才有机会成为教授,同时在医学院的实验室中夫妇两人也非常欢迎年轻科学家前来交流,在这个实验室中走出的人有6位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奖。1947年格蒂患上了骨髓炎,在于疾病斗争十年之后,结束了一生的苦难与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