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的信仰(本质+内涵+境界)

我不会选择做一个普通人。

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我有权成为一位不寻常的人。  

我寻找机会,但我不寻求安稳,  

我不希望在国家的照顾下成为一名有保障的国民,

那将被人瞧不起而使我感到痛苦不堪。  

我要做有意义的冒险。  

我要梦想,我要创造,我要失败,我也要成功。  

我拒绝用刺激来换取施舍;  

我宁愿向生活挑战,而不愿过有保证的生活;  

宁愿要达到目的时的激动,而不愿要乌托邦式毫无生气的平静。  

我不会拿我的自由与慈善作交易,也不会拿我的尊严去与发给乞丐的食物作交易。

我决不会在任何一位大师面前发抖,也不会为任何恐吓所屈服。  

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骄傲而无所畏惧。  

我勇敢地面对这个世界,自豪地说:“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已经做到了。”

——美国企业家宣言

1904年,美国《企业家》杂志的发刊词,作者:托马斯 · 潘恩(Thomas Paine)

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成就举世瞩目,但是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们,却在发展的过程中陷入了“物质化”的怪圈。也正因为此,中国的发展付出了牺牲环境、牺牲诚信、牺牲平等的代价,企业家们也牺牲了信誉、牺牲了安宁、牺牲了幸福。

而这些归根结底,都是信仰缺失所带来的问题。

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在瓦解人们原有价值观、伦理观与社会观的同时,并没有及时整合出新的信仰、价值观与伦理道德等社会底线共识。许倬云教授曾经指出:“如今的中国,不但政治化,经济的发展也出现了商品化,所以就出现了信仰真空的问题。”

企业家的信仰缺失使许多企业的发展都受到了阻碍,也使许多企业家自身陷入困境:

褚时健带领玉溪烟厂历经18年,造就了红塔帝国,却最终折戟并身陷囹圄;

牟其中由曾经“首富”沦为“首骗”,英雄黄昏;

禹作敏目无法纪,以言代法、以身试法,最终未能善终;

资本枭雄唐万新以命豪赌,霸业随风飘逝;

一代标王胡志标,人生潮起潮落最终无言;国美帝王黄光裕,内幕交易终至锒铛入狱;

国企掌门人王效金,贪婪终酿古井腐败大案……这些案例,都提醒着我们,企业家的信仰对于企业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此外,企业家的信仰真空也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

奶业巨头三鹿因三聚氰胺倒闭;

肯德基苏丹红影响消费者健康;

4S店扣押合格证抵押牟利;锦湖轮胎超量掺“返炼胶”,安全性难保;

宝洁纸业用脱墨纸制餐巾纸;国美天津大港店骗取以旧换新补贴;

双汇因瘦肉精面临巨大挑战;上海染色馒头危及百姓民生……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案例,让我们意识到,没有信仰的企业家,不但无法帮助企业健康发展,还会危及公共安全与健康,关注企业家信仰的问题刻不容缓。

企业家信仰

信仰是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极其相信和尊敬。信仰的本质是相信其正确,甚至宁愿相信其正确,而不在于其是否真实。所以,信仰无所谓真假,有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因为坚持这种信仰使自己有所追求、有所寄托。当物质丰富到一定程度后,人的精神需求就会超越物质,信仰的力量就会对一切施加力量。

信仰是一个精神体系,它起源于敬畏,并由敬畏建立深层次的精神内涵,从而通过心灵的对象显现出来。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即是支撑人类精神的信仰。著名社会学家周孝正曾用四句话概括了信仰的真谛:对大自然的心灵感受、对未知领域的敬畏心情、对社会公正的内心追求、对美好人生的情感寄托。

信仰对人有决定性作用。人的理性工具心理系统和情感精神心理系统也是发展变化的,在物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理性工具系统作用大,但在其基本满足时,情感价值作用增大。这是个动态变化过程。而信仰就是人们情感精神心理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些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信仰问题已经引起了企业家的重视。例如,新希望集团的董事长刘永好曾经说过:“赚更多的钱没有太大的意思,当财富和个人事业关联不大时,一定要寻找支撑上升的动力。没有信仰的企业家,或者是没有寄托的企业家,心态肯定不好,肯定会出问题。”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业家拥有信仰的某种理由。王石也曾经反思过:企业家是不是走得太快了,天天忙碌,灵魂都跟不上脚步了。

那么,相较于通常意义上的信仰,企业家信仰为什么尤为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