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丑书更可怕的,是美盲


我差点快要笑出来。

▲北宋米芾书法

生活中,不懂书法却夸夸其谈甚至大言不惭者,不在少数。我们难以想象,这类人从喜欢印刷体正楷,再到真正理解甚至爱上米芾、黄庭坚、颜真卿等人行草书的美妙,究竟要经历什么,抑或永远理解不了。

▲中国街景

▲北宋瓷器,是中国极简主义的美学典范

其实,论艺术的难度,书法绝不低于舞蹈、音乐。书法是集理性技法、文化修养、感性表达于笔墨线条的多重结合、综合表现。

我们见过聪明的民间达人能在抖音、快手视频里圈粉无数,被赞“民间高手”,但在书法面前,任何人都玩不得半点聪明。普通大众对于书法的韵、意、势、态的理解,确实太难了。

▲颜真卿《祭侄文稿》

美盲们在面对物理化、数学、舞蹈、钢琴和男高音面前很谦虚,但是一谈到书法时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敢怒敢言、巧舌如簧、滔滔不绝…

他们认为,书法一定要工整、要光洁。谁若讲究墨色变化、章法布局、倚正相生、顾盼对比以及借助书法进行意韵、情感输出的都是做作,是“丑书”。

他们认为,书法就是要很漂亮、要好认、要给人“舒服”的感觉。打心底觉得王铎的歪七八扭不舒服、徐渭的光怪陆离不舒服,米芾的左倾右倒也不舒服,王羲之的《姨母帖》也不舒服。当然,他们是不敢骂古人的,只敢骂今人,且只敢躲在键盘前骂。

▲王羲之《姨母帖》

他们认为,“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接受别人批评漂亮工整的楷书过于呆板,从来不理会、不思考书法刻意追求工整漂亮是不是有很大问题,只要求批评者有本事自己写来看看。

他们认为,楷书就等于书法的基本功,认为只有写好的楷书了才能写好篆隶行草…谁要是学点敦煌手抄、汉砖铭文等自己没见过的碑帖,那应该是“丑书”了。

▲王镛书法

他们认为,不管书法家临多少帖,天赋多好、创造力多强,但凡要是写了自己看不懂、欣赏不来、不喜欢的作品,都是“丑书”。

他们认为,凡在中国书协大赛中获奖者,都不是靠实力拿奖,而是靠金钱买的,所谓“书法家”都是黑幕交易,认为中国书协都是“乌烟瘴气”。

中国美盲人数庞大、势力强大,对拉低国民书法审美,做出突出贡献。

▲黄庭坚草书《争座位帖》

在古代书法史中,书法历来都属于精英艺术,皇冠娱乐,他们秉烛夜读,临池不辍,澄心清神而思逸神超,时常挥毫有感而发,或歌颂或悲泣,才有了经典,有了高度,有了后人的膜拜与传承。

书法在进入现代网络时代后,在类似于一场“农村包围城市”的战役中,几乎输给了数量庞大的“群众力量”。这是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中国书法在离开毛笔书写及古典文学之后,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境地。

▲徐渭书法

林散之说:“字有百病,唯俗难医。”吴冠中说:“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木心说:“没有审美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

想学好书法,学历不高可以多读书,迟笨者亦可勤能补拙,技法表现也可博采众长,难就难在心中书法只甘于“三季”(更有甚者只有一季、两季)。对于每一个书法人而言,多看多品、多读多写、多思少言,提高审美与品位比手头功夫重要太多了。

书法思考◎有益分享

发现书法的美好